联系我们   Contact

宝钢武钢重组 政府应做哪些必要工作

2016-07-12 8:22:24      点击:

6月26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同时发布公告称,两家企业分别收到各自控股股东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通知,宝钢和武钢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公告称,重组计划的细节并未最终确定,方案确定后需获得有关主管部门批准。两家公司宣布自6月27日起双双停牌。这两大央企的重组也是继南北车合并、五矿中冶战略重组后最大规模的央企重组。


武钢会拉低宝钢评级吗


以产能计算,两大钢铁企业合并运营将打造成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数据显示,二者合并后产量6072万吨,超过河北钢铁,跃居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二,仅次于安塞勒米塔尔的9713万吨。


近年来钢铁行业处于低谷。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百家大中型会员钢企主营业务连续12个月亏损,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根据2015年财报,武钢股份的净利润由2014年的12.57亿元转为2015年巨亏75.15亿元。宝钢股份全年净盈利10.1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82.51%。


然而,针对二者的合并,行业内亦有质疑之声。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认为,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钢铁公司拟实施的重组若成功完成具有负面信用影响,并将对宝钢集团造成评级压力。穆迪的评估将涵盖预期的产能削减、定价、成本和利润率的改善、裁员补偿相关成本,以及重组后联合集团可能的业务战略及债务水平。


穆迪的初步评估为武钢集团的运营及财务状况较弱,因而可能会拉低宝钢集团的财务能力。比如,两家公司的合并后债务/EBITDA(息税摊销前利润)比接近9.4,远高于宝钢集团2015年5.7倍的水平。该指标变弱可能会加大宝钢集团有限公司的评级下调压力。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6月26日在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回应称,“武钢和宝钢重组,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他进一步分析说,两家央企合并要放在我国去产能的背景下去看待,“宝钢在湛江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武钢在防城港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


“眼前对我们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如何面对产能过剩,去产能的问题。国务院决定先从钢铁、煤炭两个行业入手。”徐绍史表示,2016年中国背负着煤炭2.8亿吨、钢铁4500万吨的去产能任务,方法之一即为推动过剩产能企业重组并购,化解产能。他评价这一任务:“很艰巨”,不过他也表示出了足够的信心,“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有力有序地推动”。


专家:“意义重大、前途光明、道路曲折”


“宝武联合”宣布后,中国钢铁去产能又出现一次新的大布局。


中钢协副秘书长李新创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指出,在所有的产能过剩行业中,钢铁行业困境尤其突出,其主要原因在于行业集中度太低。“宝钢、武钢二者联合重组对于钢铁行业提高集中度、特别是鼓励强强联合、引领行业更好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李新创称,我国是全球钢铁大国,但在国际上影响力依然有限,缺乏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大企业。宝武联合在国内、国际两个层面上都意义重大。


李新创指出,总体上看宝武联合前途光明,否则“不会选择这两家重组”。一方面,此次重组具有很多有利的因素,武钢集团总经理马国强曾任宝钢股份总经理,思路与宝钢比较一致。另一方面,重组有利于发挥双方业务协同效应。


“武钢的汽车板业务可能得到提升,宝钢的强钢板可以得到提高,双方硅钢业务能够得到集中发展。”李新创表示,双方都集中了国内最好的研发实力,有利于消除竞争关系、避免损失。此外,宝钢湛江基地和武钢防城港基地也可以发挥协同效应。


“宝武联合意义重大、宝武联合前途光明,不过道路非常非常曲折。”李新创直言。


他分析指出,一方面,在钢铁行业,全球联合重组的成功案例并不多。另一方面,宝钢、武钢过去的兼并重组项目成功经验并不多。同时,二者同为国有大型央企,亦存在国企央企的通病。


“钢铁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行业。企业要想做好,必须适应市场,改善僵化的体制机制,主要领导人要有担当。”李新创补充道。


“武钢是新中国成立后新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企业,宝钢则是在改革开放后期建立发展起来的,二者的文化也非常不同。”李新创指出,二者体量大、跨度大、系统复杂,如何做好重组是个重大课题,“无论对于政府、企业领导还是企业职工而言,都一定要高度重视,应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重组后会怎样?


“整体来看,宝钢和武钢的重组,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发展趋势。”分析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目前我国钢铁工业集中度较低,2015年仅为34.2%。这对于整体行业形成了很大的不利影响,包括无序竞争、整体盈利能力下降。


2015年3月,工信部发布的《钢铁产业调整政策》就提出,到2025年,前10家钢铁企业(集团)粗钢产量占全国比重不低于60%,形成三五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分析师分析指出,宝武合并后在冷轧汽车家电板、取向硅钢方面将在国内占据更为显著的优势,据统计,合并后取向硅钢产能将占据国内总产能的70%以上;高端汽车板占据近60%。


“重组后续一定会有一个去产能、减量发展的过程。不可能越兼并,产能越大。”分析师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宝钢和武钢合并将有利于将双方的竞争立场转化为优势互补的合作模式,在湛江港和防城港建设过程中会有个减量发展的过程。通过产能重新调整布局,达到一致面对华中华南市场和东南亚市场。


“宝钢和武钢是城市钢厂,未来肯定会面临搬迁问题。在此过程中匹配相关的产能,保留优势产能、去除劣势产能,有助于改变此前同质化的竞争格局。”分析师分析称,同时宝钢和武钢在物流配送方面的互补,形成产业链相互融合,也将有助于双方降低物流成本,实现企业综合竞争力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