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钢铁产能死灰复燃 国家出严厉新政

2016-06-27 9:19:26      点击:

钢价反弹引发复产


政策再度加码钢铁去产能何去何从


虽然不断出台史上最严厉的去产能政策,但钢铁产能还是抵不住市场的诱惑正在死灰复燃。


6月23日,法媒称,欧盟委员会6月22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对外宣布:因为中国未能在近期减少其钢铁产量,欧盟将有可能在近期就贸易钢倾销问题对中国采取新一轮的制裁措施。


事实上,自2016年2月钢铁价格迎来了一波强劲反弹行情,钢厂不断增产,一些停产但尚未关闭的“僵尸”钢厂也在恢复生产。


去产能不力遭抵制


钢铁行业是中国所有行业中遭遇海外贸易制裁的主要行业之一。除了欧盟近日公开表示因中国未能在近期减少其钢铁产量,将有可能在近期就贸易钢倾销问题对中国采取新一轮的制裁措施。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网站6月23日报道,就在此前不久,美国方面也同样表示要对中国钢材超产对外倾销问题采取有力的制裁措施。


另在此之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一次会谈后共见记者时默克尔说,中国钢铁过剩产能对全球钢铁行业的影响,在欧洲引发了“非常激烈的讨论”。


当天下午的中德经顾委座谈会上,两位德国企业家的发言更是直截了当。


德国经济亚太委员会主席、福伊特公司董事长林哈德称,是“中国导致了全球市场的钢铁价格下滑”。


德国蒂森克虏伯钢铁公司负责人说得更直白:“全球钢铁2/3的过剩产能都在中国。全球钢铁行业能不能赚钱,取决于中国企业怎么生产、用什么价格销售。”


一份公开声明称:“除非中国开始采取及时的具体行动,削减钢铁等产业的过剩产量和产能。否则包括美国在内的受影响国家,除了采取贸易行动保护本国产业和工人之外将别无选择。”


据统计,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钢产国,年产钢量目前超过欧盟成员国各国总和的两倍之多。


近日,欧盟驻华大使史伟表示,中国应快速处理其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因全球目前难于应对钢材需求的疲软;多数钢铁来自中国。


史伟认为,中国应对钢铁产能过剩的措施“还不足够”。


上半年钢价强劲反弹


事实上,尤其是今年上半年钢价强劲反弹,原本艰难的钢铁去产能几乎功亏一篑。


自2011年5月螺纹钢期货价格创出历史新高5450元/吨之后,经历了长达5年的阴跌最低探至1580元/吨。在2016年2月开始迎来了一波强劲的反弹行情。以期货螺纹钢价格为例,2月7日期货螺纹钢价格探底之后一路走高,至4月21日攀升到2911元/吨,每吨螺纹钢比最低点涨了1331元。


据机构调查,随着国内钢材价格急升和钢厂增产,全国已有68座高炉恢复了生产,估计产能达到5000万吨,小型钢厂的产能利用率也从1月的51%提高到58%;“我的钢铁网”调查也显示,大型钢厂产能利用率也从84%提高至87%。一些停产但尚未关闭的“僵尸”钢厂也在恢复生产。


另有数据显示,钢铁行业企业单位数在上半年一度增加,同时,产量自2014年10月起,开始出现大规模负增长。然而,在去产能的过程中,2016年3、4两个月,竟同比分别增长2.9%及0.5%。


分析师指出,据机构统计目前已公布的各省钢铁去产能的具体目标任务的总和已经超过1.1亿吨。然而现实来看,去产能之路并不顺利,今年3、4月份的“小阳春”行情点燃了冲动的市场本能,利润回升导致复产潮席卷钢铁业,4月我国日均粗钢产量创历史新高,5月全国百家中小型钢铁企业中高炉开工率保持在85%以上。大面积的钢厂复产给钢铁去产能任务增加了难度,这1.1亿吨的压减目标可谓任重道远。


去产能政策再加码


钢价回升引起部分僵尸产能的复产,也引起了部分地方政府的警觉,目前正接连出台严厉措施加以遏制,再加上钢价回落,僵尸产能死灰复燃的情况有所缓解。


从今年2月上旬到5月中旬,两个月的时间内,从国务院到十多个部委,共计9个化解钢铁煤炭产能的重要文件相继出台,包含了奖补资金、财税支持、金融支持、职工安置、国土、环保、质量、安全在内的8项配套政策以及整体实施方案已经全部制定并且公布。


消息称,各省份、地区的去产能军令状都已经制定,并且在之后的每年都会核查成效。将这一轮去产能称之为史上最严厉并不为过。


此外,多地明确并公布了去产能的具体目标任务。


2015年粗钢产量排名第一的河北省,“十三五”期间,河北省压减炼铁产能4989万吨、炼钢4913万吨,其中到2017年压减炼铁产能3715万吨、炼钢3117万吨,为减轻明年的压力,在今年第一批压减炼铁1077万吨、炼钢820万吨的基础上,调增全年压减任务,同步下达第二批压减炼铁649万吨、炼钢602万吨任务。这意味着今年河北省两批共压减炼铁1726万吨、炼钢1422万吨。


除此以外,江苏、山东、天津、黑龙江、河南、湖北、广东、重庆、云南、甘肃、新疆等省市也纷纷出台了具体的去产能目标。其中河南2016年内化解粗钢过剩产能104万吨,天津到2020年压减粗钢产能900万吨,云南至2018年底压减粗钢产能500万吨,新疆化解产能700万吨。


除了明确去产能的具体目标任务,各地去产能办法也是多招齐下。目前去产能主要通过四大路径展开:一是从解决僵尸企业入手,通过关停并转、产权转让等方式加快清理退出;二是加快企业并购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三是扩大出口,开辟新的市场,从需求端加快去产能;四是加快产能输出,将工厂迁移至海外,在供给端消化产能。


粗钢产量明显下降


目前钢铁产能过剩较为严重,在全球经济增长缓慢的局面下,我国钢铁行业去产能将是必然趋势,但推进步伐或缓慢。不过,在中国钢铁去产能的过程中也正在大幅实现产业升级,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实际上越来越小。


针对国际上的指责,北京也向欧盟提出了其打算至2020年全国钢产量减少1.5亿吨的计划(目前年产量约为11亿吨),但这一方案还是不能满足欧盟方面所认为的减产幅度。


分析师指出,尽管由于3、4月份的大幅反弹导致原先检修停产的钢企恢复生产,但中国的粗钢产量与全球钢铁产量数据一致,同比仍呈下降趋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1-5月份,我国粗钢产量32995万吨,同比下降1.4%。


分析师同时认为,中国钢铁产能和产量的概念和数据需要理清。截至2015年底,我国的钢铁产能将近12亿吨,但是2015年我国的粗钢产量仅为8.04亿吨。由此数据可以看出,产能和产量数据的明显不同,因为钢铁产能代表的是钢铁工业的生产能力,而生产能力是指企业在满负荷生产下所能生产的最大限度量;产量则是企业在一定时间内生产出来的产品的数量。


目前我国政府正在做的是加大政策引导和执行,从环保、能耗、质量、安全、技术等法律法规和产业政策进行考核,达不到标准要求的钢铁产能要依法依规退出,但这不能等同于在直接控制粗钢产量,因为产量更多的是市场推动,市场需求放量、价格上涨、盈利空间扩大是刺激钢材产量增加的直接原因。


“目前,面对全球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国内需求的低迷,中国钢铁业深处内忧外困的困境当中。在这样的时刻,钢铁企业应该积极配合相关部门,以供给侧改革和化解过剩产能作为出发点,通过兼并重组、低端产能退出方式提升钢铁行业集中度;通过供给侧改革和企业转型升级提升企业在管理、生产、技术、产品质量等方面的综合竞争力;此外,应该加强贸易摩擦预警机制,及时调整出口策略,开拓多元化市场格局,适应市场需求,调整产品结构,同时苦练内功,提高企业经营管理水平和运用国际贸易规则维权的意识和能力,通过自身的强大来获得国际市场的认可。”分析师认为。